三家上市券商均收到半年报问询函 交易所关注的问题是这些

时间:2019-09-22 来源:www.ppdig.com

(原标题:所有三家上市经纪商都已收到半年度查询。交易所关注的是这些)

短期内,交易所加强了对上市公司的定期报告。东北证券收到深圳证券交易所管理部门的查询函后,申万宏源和东方证券也收到了调查后调查的半年度报告。根据要求,申万宏源和东方证券需要分别在9月18日和9月21日之前提交材料。

从询问函的关注来看,股票质押和减值准备的情况是监管的重点。此外,期货子公司的贸易销售业务,公司经营活动的现金流量以及风险控制指标均受到关注。

一个是关注股票质押和减值应计

近日,东北证券,申万宏源及东方证券已收到交易所半年报的事后调查函。在三家公司收到的查询函中,他们都关注股票质押业务的情况和减值准备的全部合理性。

从对等方接收数据时失败

上海证券交易所要求公司补充披露:(1)股权质押相关业务的发展,存续项目的期限结构,风险管理和控制; (2)股票市场价值的下降与质押,违约,诉讼和减持相结合的价值测试方法等,具体分析了相关减值准备的充分性和合理性。

自去年股票承诺曝光以来,经纪商已经减少了这项业务的规模。今年上半年,整个市场的股权质押业务规模保持稳定下行趋势,市场波动剧烈,风险继续释放。股票质押业务也一直专注于监管。在近几天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公布的全面深化资本市场改革“十二条”中,指出将有效解决股权质押,债券违约,私募股权基金等重点领域的风险。

申万宏源和东方证券两家券商均关注今年上半年的股权质押业务。根据半年报,截至报告期末,申万宏源股权质押业务余额为322.26亿元,较2018年末减少114.57亿元,平均业绩担保率为240.62%。

东方证券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公司继续关注“控制规模,调整结构,清理风险”,积极降低库存承诺规模,积极利用各种渠道解决风险。截至报告期末,公司股权质押业务余额240.53亿元,比历史最高点小近三分之一。控制规模很大。

两家券商的股票质押业务受到关注或许也与该项业务计提损失有关。申万宏源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2.73亿元,较上年同比增加1.79亿元,增长190.36%,主要由于股票质押业务减值损失增加所致;东方证券上半年信用减值损失4.71亿元,同比增加3.72亿元,增幅375.60%,主要是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的减值准备增加。

半年报显示,在申万宏源的未决诉讼中,包括中南重工作为融入方质押的“中南文化”股票,涉及本金5000万元及相应的利息和违约金;还有彭朋作为融入方质押的“东方网络”股票,涉及本金9146万元及相应的利息和违约金。

东方证券在今年7月专门发布过计提资产减值准备的公告。根据《企业会计准则》和公司相关会计政策,2019年1月-6月对买入返售金融资产中的股票质押式回购业务计提减值准备3.89亿元。具体涉及到股票*ST东南 (2019年6月末融资本金为3.03亿元,计提减值准备1.77亿元)、股票*ST刚泰(2019 年6月末融资本金为7.22亿元,计提减值准备1.8亿元)以及股票*ST大控(2019 年6月末融资本金为8亿元,计提减值准备6,981.58万元)。

二是关注期货子公司业务

申万宏源和东方证券收到的问询函中还都涉及到了期货子公司的业务。

深交所对申万宏源的问询函关注该公司贸易销售收入大幅增长。问询函显示,申万宏源上半年实现其他业务收入约25.37亿元,同比增长%,主要为贸易销售收入。深交所请公司说明其他业务中贸易销售所涉及的具体业务情况以及收入大幅增长的原因。

券商中国记者了解到,近两年来,不少券商的期货子公司发展大宗商品销售业务,此类业务的营业利润率低,对收入贡献较大,却不太增加净利润。不过,从业务的角度看,有助于发现新的业务需求。申万宏源的其他业务收入中主要是宏源期货下的风险管理子公司所做的贸易销售收入。实际上,据半年报,申万宏源的其他业务成本25.23亿元,较上年同比增加25.21亿元,主要由于期货子公司基差贸易业务的商品销售成本增加所致。

东方证券的问询函中也关注到期货子公司,问询的是东证期货亏损原因。半年报披露,子公司上海东证期货有限公司2019年上半年实现营业收入35.66亿元,净亏损0.68亿元。上交所请公司结合东证期货的业务开展情况说明亏损的具体原因,并就相关因素对公司未来业绩的影响充分提示风险。

东方证券的其他营业收入 33.83亿元,同比增加 26.32亿元,增幅350.48%,主要是子公司大宗商品销售收入增加。但与此同时,其他业务成本为33.57亿元,同比增长354.87%,原因也是子公司大宗商品销售成本增加。

半年报中与东证期货相关的披露还包括,公司全资子公司东证期货下属子公司上海东祺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因投资平安信托星美国际单一资金信托计划,转为东祺投资对星美院线旗下50家影院管理公司的债权本金6.48亿元及相应利息,因其违约东祺投资向上海国际仲裁中心提请仲裁,于2019年5月15日收到该中心的《立案受理通知书》。截至报告期末,已对债务人实行财产保全。

三是经营活动现金流、投资管理业务、风险控制指标

除了上述两大普遍的关注点,深交所还关注申万宏源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大幅增加的问题。报告期内,公司新增“支付其他与经营活动有关的现金-存出保证金”约35.74亿元。深交所请公司结合报告期内主要业务开展情况,说明上述经营活动现金流出大幅增加的原因。

上交所关注到,报告期内,东方证券的投资管理业务营业收入同比减少35.38%,利润率同比下降2.99个百分点。请公司结合市场、同行业可比公司等情况,补充披露投资管理业务收入减少的具体原因。

记者了解到,东方红资管的收入同比下滑主要原因是业绩提成下滑,业绩提成在客户赎回或者产品分红时才能确认,去年做了比较多的业绩分红,同时去年市场下跌的过程中客户赎回比较多,这两个原因致使去年业绩报酬相对较高,收入在今年同比出现了下降。

此外,上交所还关注到,报告期末东方证券部分风险控制指标有所波动,其中流动性覆盖率从290%下降至197%,资本杠杆率从16.31%下降至14.17%。请公司结合业务情况逐项分析相关风控指标变动原因,及拟采取的应对措施。

动物出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