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树汶顶凶案”之23:刀笔吏杀人不见血

时间:2019-10-04 来源:www.ppdig.com

  2019 故事酒吧

  

  “王树汶顶凶案”之23:刀笔吏杀人不见血‖老家许昌

  文‖君山

  (接上期,欲欣赏“王树汶顶凶案之22:借机揩油”的精彩内容,欢迎点击以下链接:“王树汶顶凶案”之22:借机揩油)

  这女人年纪四十多岁就绝了经,夫妻房事上绝了念想。可胡体安是一个精壮汉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又在衙门里应差,大老爷儿们没了女人的温存,如何了得?

  经朋友撮合,胡体安在乡下寻到一个穷人家的闺女做了二房夫人。这葛氏小女子虽然出身贫家,与胡体安的年龄相差悬殊,可她很会体贴自己的男人,把胡体安伺候得十分熨帖周到。

  胡体安每次回到家,径往二房的屋里去,全然不顾发妻的感受。时间久了,发妻倒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便随他心意,从不干涉他的起居。

  胡体安晚上回到家,进到屋内,二房葛氏立即迎了上来,为丈夫脱掉了外衣,娇声说道:你这几天钻哪里去了?

  

  胡体安没了往日的激情,随口应说:碰上了倒霉事,几天下来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烦死了。胡体安说着,用一只手去抚摸女人的粉颈。

  女人也不回避,用手指摁了一下胡体安的脸颊:你看看,脸也瘦了,眼圈也有了影儿,恁大年岁了,咋还不会爱惜自己!

  几句话,把胡体安说得心里很舒畅,几天的焦虑和忧愁顿时烟消云散,心头一热,便张开双臂一下子抱定了自己的女人,急切地解开她的衣裙。

  那女人很温顺,任由他折腾揉搓,极尽温柔。这一夜,胡体安尽情尽意地放松了一把。

  第二天早起,胡体安正躺在被窝里安然酣睡,窗外有人唤他。胡体安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内室,抬头见是刘学太,知道他必有急事,问道:老刘,你咋大清早的来啦?有啥事儿?

  刘学太先到了胡体安发妻那里,没见到胡体安,就找到这里。见了面,语气很急切:老胡,张书办那里你没打点?

  胡体安一听,顿时一愣怔:咋把这尊神给忘啦!

  忘掉谁也不能忘掉他呀!你不知这个人,心思叼得很,胃口大得很。昨天毛师爷让他写案子呈文,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反复说小汶是个孩子,不像一个打家劫舍的主儿。

  

  胡体安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怕里间床上睡觉的二房听到,拉着刘学太来到外间的一张桌子旁坐下,放低声音说:他这人就是个小心眼儿!

  刘学太用中指磕磕桌面,鼻子里哼了一声:这人阴!人多时他不说,等我一个人在时,他专挑毛病。我怕他四处张扬,就当面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还应允他说,你已备下一张裕鑫票行的一百两银票。

  胡体安一脸的鄙夷,说:耍笔杆子的贪财,心眼儿更阴!

  刘学太叹了口气,说:没听人家说,刀笔吏杀人不见血哩!

  胡体安咬着牙,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恶狠狠地说:这小子,背后咬人,太不地道!那就先给他裕鑫票行一百两的银票吧。

  刘学太想了想,劝说道:出了这档子事,那就是填坑补窟窿的窝囊角色,谁摊上不倾家荡产,也要脱落层皮。

  

  胡体安从屋里拿出五十两银子交给刘学太,算是补上他垫付的银两。刘学太也没客气,把银子揣进了衣兜里。胡体安还不放心,问道:马知县要是知道了这事儿,还不知道会有多大的窟窿?

  刘学太说:这个你放心,毛师爷、张书办两个人都不赞成马知县知道这件事!就把他装在闷葫芦里,一闷到底。官场的事儿,马知县还是个这——刘学太伸出一个小拇指,轻蔑地晃晃。

  胡体安看天色不早了,吩咐家人将早餐端上。工夫不大,家人端上了油条、小米稀饭,还有两碟咸菜。刘学太也不客气,端起碗就吃起来。

  刚放下饭碗,胡体安吩咐一声:来人!应声进来一位仆人,胡体安用下颚示意一下。那仆人就俯身收拾桌子上的餐具,刚要走出门,胡体安吩咐说:让你大奶备下几样供品,明天是老太太的祭日,我要上坟烧纸去!仆人答应一声端着餐具出门而去。

  刘学太知道他家有事,就起身告辞了。

  

  胡体安的母亲刚好去世三年,明天就是祭日。按中原的习俗,三年祭日必须为逝者添土圆坟,还要备上死者生前所喜爱的物品,在坟前焚烧掉,以偿还死者的心愿,也是做晚辈的一番心意。

  送走刘学太,胡体安也不言语,起身来到发妻居住的院落,见周氏刚吃过饭,正站在台阶前漱口,翻翻眼瞧见了丈夫,也不言语,仰起面,自顾噙着一口水咕咕咚咚地漱着,并不搭理自己的男人。

  胡体安见她正漱口,也不理会她。他转身唤过自己的大儿子,儿子站在他面前,听候老爹的指派。

  (未完,明日精彩继续)

  

  【作者简介】君山,本名赵俊锋,河南鄢陵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会员,河南戏曲学会会员,鄢陵文联原主席,鄢陵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多部着作。

  1、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侵权,请通知“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即删除。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场。

  2、文图无关。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者或原制作者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本文所用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本公众平台立即删除。

  3、“老家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 。

  爱许昌老家,看“老家许昌”。 老家许昌,情怀、温度、味道!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王树汶顶凶案”之23:刀笔吏杀人不见血‖老家许昌

  文‖君山

  (接上期,欲欣赏“王树汶顶凶案之22:借机揩油”的精彩内容,欢迎点击以下链接:“王树汶顶凶案”之22:借机揩油)

  这女人年纪四十多岁就绝了经,夫妻房事上绝了念想。可胡体安是一个精壮汉子,生意做得风生水起,又在衙门里应差,大老爷儿们没了女人的温存,如何了得?

  经朋友撮合,胡体安在乡下寻到一个穷人家的闺女做了二房夫人。这葛氏小女子虽然出身贫家,与胡体安的年龄相差悬殊,可她很会体贴自己的男人,把胡体安伺候得十分熨帖周到。

  胡体安每次回到家,径往二房的屋里去,全然不顾发妻的感受。时间久了,发妻倒也习以为常,见怪不怪,便随他心意,从不干涉他的起居。

  胡体安晚上回到家,进到屋内,二房葛氏立即迎了上来,为丈夫脱掉了外衣,娇声说道:你这几天钻哪里去了?

  

  胡体安没了往日的激情,随口应说:碰上了倒霉事,几天下来弄得人不人,鬼不鬼的,烦死了。胡体安说着,用一只手去抚摸女人的粉颈。

  女人也不回避,用手指摁了一下胡体安的脸颊:你看看,脸也瘦了,眼圈也有了影儿,恁大年岁了,咋还不会爱惜自己!

  几句话,把胡体安说得心里很舒畅,几天的焦虑和忧愁顿时烟消云散,心头一热,便张开双臂一下子抱定了自己的女人,急切地解开她的衣裙。

  那女人很温顺,任由他折腾揉搓,极尽温柔。这一夜,胡体安尽情尽意地放松了一把。

  第二天早起,胡体安正躺在被窝里安然酣睡,窗外有人唤他。胡体安揉着惺忪的睡眼走出内室,抬头见是刘学太,知道他必有急事,问道:老刘,你咋大清早的来啦?有啥事儿?

  刘学太先到了胡体安发妻那里,没见到胡体安,就找到这里。见了面,语气很急切:老胡,张书办那里你没打点?

  胡体安一听,顿时一愣怔:咋把这尊神给忘啦!

  忘掉谁也不能忘掉他呀!你不知这个人,心思叼得很,胃口大得很。昨天毛师爷让他写案子呈文,他横挑鼻子竖挑眼,反复说小汶是个孩子,不像一个打家劫舍的主儿。

  

  胡体安的脸色顿时阴沉下来,他怕里间床上睡觉的二房听到,拉着刘学太来到外间的一张桌子旁坐下,放低声音说:他这人就是个小心眼儿!

  刘学太用中指磕磕桌面,鼻子里哼了一声:这人阴!人多时他不说,等我一个人在时,他专挑毛病。我怕他四处张扬,就当面给了他五十两银子,还应允他说,你已备下一张裕鑫票行的一百两银票。

  胡体安一脸的鄙夷,说:耍笔杆子的贪财,心眼儿更阴!

  刘学太叹了口气,说:没听人家说,刀笔吏杀人不见血哩!

  胡体安咬着牙,长长地嘘了一口气,恶狠狠地说:这小子,背后咬人,太不地道!那就先给他裕鑫票行一百两的银票吧。

  刘学太想了想,劝说道:出了这档子事,那就是填坑补窟窿的窝囊角色,谁摊上不倾家荡产,也要脱落层皮。

  

  胡体安从屋里拿出五十两银子交给刘学太,算是补上他垫付的银两。刘学太也没客气,把银子揣进了衣兜里。胡体安还不放心,问道:马知县要是知道了这事儿,还不知道会有多大的窟窿?

  刘学太说:这个你放心,毛师爷、张书办两个人都不赞成马知县知道这件事!就把他装在闷葫芦里,一闷到底。官场的事儿,马知县还是个这——刘学太伸出一个小拇指,轻蔑地晃晃。

  胡体安看天色不早了,吩咐家人将早餐端上。工夫不大,家人端上了油条、小米稀饭,还有两碟咸菜。刘学太也不客气,端起碗就吃起来。

  刚放下饭碗,胡体安吩咐一声:来人!应声进来一位仆人,胡体安用下颚示意一下。那仆人就俯身收拾桌子上的餐具,刚要走出门,胡体安吩咐说:让你大奶备下几样供品,明天是老太太的祭日,我要上坟烧纸去!仆人答应一声端着餐具出门而去。

  刘学太知道他家有事,就起身告辞了。

  

  胡体安的母亲刚好去世三年,明天就是祭日。按中原的习俗,三年祭日必须为逝者添土圆坟,还要备上死者生前所喜爱的物品,在坟前焚烧掉,以偿还死者的心愿,也是做晚辈的一番心意。

  送走刘学太,胡体安也不言语,起身来到发妻居住的院落,见周氏刚吃过饭,正站在台阶前漱口,翻翻眼瞧见了丈夫,也不言语,仰起面,自顾噙着一口水咕咕咚咚地漱着,并不搭理自己的男人。

  胡体安见她正漱口,也不理会她。他转身唤过自己的大儿子,儿子站在他面前,听候老爹的指派。

  (未完,明日精彩继续)

  

  【作者简介】君山,本名赵俊锋,河南鄢陵人,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会员,河南作家协会会员,河南戏曲学会会员,鄢陵文联原主席,鄢陵作家协会主席,出版有多部着作。

  1、本文由作者授权发表,文责作者自负,如有侵权,请通知“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即删除。本文作者观点不代表“老家许昌”今日头条号立场。

  2、文图无关。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版权归原摄影者或原制作者所有,在此表示诚挚的感谢。本文所用图片如有侵权,请通知本公众平台立即删除。

  3、“老家许昌”版权作品,转载或投稿请发邮件至 。

  爱许昌老家,看“老家许昌”。 老家许昌,情怀、温度、味道!

  本文为头条号作者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