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根廷总统初选意外大败 巴西总统:别成委内瑞拉

时间:2019-08-28 来源:www.ppdig.com

?阿根廷总统初选意外大败货币暴跌,巴西总统:别成委内瑞拉

  2251-icapxpi0138353.jpg

  当地时间2019年8月12日,阿根廷布宜诺斯艾利斯,一名男子拍摄汇率牌。视觉中国 图

  当地时间8月11日,阿根廷举行总统大选初选,现任总统毛里西奥?马克里(Mauricio Macri)意外地大幅落后反对派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Alberto Fernández)15个百分点,选举结果导致阿根廷本币比索对美元日内跌幅一度超过30%。

  有分析认为,此次初选结果让自由派总统马克里在10月份正式大选中谋求连任的困难再次增加。而从目前选举局势来看,中间偏左的贝隆主义支持者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则获得了更多支持。

  阿根廷央行随后动用5000万美元的外汇储备干预市场,路透社指出,这是阿根廷央行自去年9月来首次采取干预市场措施。同时,阿根廷央行还上调利率,力图稳定比索汇率。

  “阿根廷人不想要紧缩政策”

  美国商业和消费者频道(CNBC)报道称,此次初选被许多人视作对马克里经济改革措施的一次“全民公投”。马克里的政策亲商界,他之前承诺如果能再次当选总统,会继续之前的紧缩政策。

  马克里的主要竞争对手、中左翼的公民联盟的候选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曾担任阿根廷政府内阁首席部长,其竞选搭档是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Cristina Fernández de Kirchner)。

  与马克里的政策相反,路透社和英国广播公司(BBC)称,前总统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德基什内尔2007年至2015年执政时期采取了严格的货币管控措施,国家对经济干预较多。巴西投资公司Rico给客户提供的报告认为,这是一种令阿根廷经济深陷危机的经济模式。

  报道称,马克里政府执政3年多,阿根廷通货膨胀率超过55%,经济严重衰退;但考虑到反对党此前采取的干预政策,投资者普遍认为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和克里斯蒂娜?费尔南德斯这对组合要比“亲市场”的马克里风险更大。

  阿根廷《号角报》(Clarin)报道称,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确定在总统大选预选中得票率领先马克里后说,“一个新的阿根廷将诞生”,因为选民选择打造“真正的阿根廷”。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批评马克里政府使国内的贫困加剧,并强调政策主张中的一些优先事项,如公立学校和提高退休福利金等。

  CNBC称,许多人认为此次初选结果是对今年总统选举第一轮投票的重要风向标,而此次马克里阵营的失败意味着阿根廷公众准备拒绝现政府的紧缩政策。

  风险咨询公司Verisk Maplecroft美洲区研究负责人希梅娜?布兰科(Jimena Blanco)称,即便是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最乐观的支持者,也没有预料到初选结果的差距会如此巨大。布兰科称,两边都对此十分震惊,之前几乎所有的民调都显示马克里和阿尔韦托的差距会很小。布兰科称,“需要学到的一件事是,阿根廷人不想要紧缩政策。”

  据CNBC报道,根据99%的计票结果,反对派组合当日赢得了大约47.7%的选票,而现总统及其竞选搭档的得票率为32.1%。

  路透社指出,这一差距可能意味着反对派可能会直接在10月27日的第一轮投票中胜出,不需要再在11月进行第二轮投票。据规定,总统候选人需要至少45%的选票,或是40%的选票并领先第二名10个百分点,就可以直接赢得总统选举。

  市场担心阿根廷抛弃经济改革措施

  民调公司Management & Fit经理玛丽埃尔福尔诺尼(Mariel Fornoni)指出,预选结果的差距比想像的要高得多。虽然从经济数据上来看,反对党获胜的可能性更大,但透明度和反贪腐等其他有利于马克里政府的因素被阿根廷选民漠视。

  布兰科则指出,市场最担心的是,阿尔韦托?费尔南德斯如果执政,就可能抛弃马克里政府之前推行的经济改革措施包括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贷款相关的经济政策。

  巴西总统博索纳罗当地时间12日重申,如果马克里连任失败,反对党重掌政权,阿根廷将变成另一个委内瑞拉,而巴西不希望看到阿根廷人逃到巴西南部避难。

  近年来,委内瑞拉国内陷入严重的政治经济及社会危机,成千上万的委内瑞拉人穿越国界至巴西北部罗赖马州避难,几乎演变成难民危机。

  据路透社的报道,马克里2015年当选阿根廷总统,当时他承诺通过自由主义的措施促进阿根廷经济发展,但在其执政期间,阿根廷经济并没有恢复,仍然处于衰退状态,通货膨胀率超过55%。

  据新华社此前的报道,阿根廷比索自2018年4月以来遭遇严重贬值。2018年6月,阿根廷政府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达成3年期500亿美元贷款协议。阿方承诺加快削减财政赤字,把赤字相对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比例从2017年的3.9%降至2018年2.7%、2019年1.3%。当年9月,IMF又向阿根廷追加了71亿美元的贷款。

  阿根廷政治分析专家塞尔希奥贝伦斯坦(Sergio Berensztein)认为,最大的风险是在今年选举期间汇率的大幅波动。但他同时指出,除了阿根廷总统大选初选结果外,贸易战、英国可能在“无协议脱欧”以及其他外部因素,也会影响阿根廷与巴西金融市场的震荡。

孟然 达到当天最大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