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不去的,总是故乡(共两首)

时间:2019-09-13 来源:www.ppdig.com

  

  【1】回不去的,总是故乡

  村庄偎依着小河,竹林环抱着村庄。远远的望去,一片浓郁的绿色泼向大地,又晕向天空。

  竹子往往和果树混栽,桃树、杏树、李树、沂魇潜夭豢缮俚摹

  桂花、腊梅和栀子,还有梧桐和刺槐,也见缝插针,参与到房前屋后。

  先人们应该是顺着河一路寻来的,在这里结庐而居,开荒种地,栽树养猪,撒网捕鱼......

  然后,生儿育女。

  然后,不知不觉中,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办了一间小小的私塾。于是

  日出时的炊烟里,除了粗茶淡饭,还飘散有摇头晃脑的“之乎者也”,和书卷上油墨的香味。

  

  在这里,从村头到村尾,从那时到现在,张家长,李家短的,总是发生着一些相似的故事——

  重复着生老病死,重复着婚嫁迎娶,重复着聚散离合......

  难怪上了年纪的人都说:

  离开的时候总是豪情万丈地看着远方,一直到了回不来的时候,才想起这里总还是故乡。

  

  【2】回不去的老屋

  又回了一趟老家,又去看了几眼老屋。

  老屋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把它送给了亲戚。包括屋门前说是从前让人踩着上马的那块大石头。

  石头现在被扔在墙角,已经残缺得没有形状,并且正在风化中,和我惺惺相惜。

  我很想带它回我现在的家,然后放到我的大门一侧。每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都要站上去,闭目安静一小会。

  我能听见不知道肤色的马在喷着响鼻,在踢踏着脚步。蹄声响起,我知道它会载着我去我想去的地方。老马识途啊。

  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喂过一根草,或者是一颗黄豆给它啊,它的体力能够带着我走多远呢?

  是去往水草丰茂的嬉子湖畔的双店老街吗?面对回程,我记得我说过,让我们一起加快步伐吧。

  

  生命的简单是无论你是否同意参与,都会有一个清晰的过程,和明确的结果。

  是生是死,是男是女,是喜是悲,是走是留?都必须干净利落,不允许优柔寡断。

  人活着,最难就难在,居然会——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活在哪一个吾皇万岁万万岁的隆恩里。

  不知道自己已经浑浑噩噩地活了这么多年,究竟是过得好还是过得不好,或者是过得很不好。

  不知道自己骑着马是应该往东,还是往西。东边是嬉子湖,有回不去的老屋。而西边是八台山,有父亲的墓地。

  转着圈的马蹄声和时针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还有我的心跳声、喘气声......我就活在这种混乱的声音里。

  

  

  金永辉煌

  1.6

  字数 874

  

  【1】回不去的,总是故乡

  村庄偎依着小河,竹林环抱着村庄。远远的望去,一片浓郁的绿色泼向大地,又晕向天空。

  竹子往往和果树混栽,桃树、杏树、李树、沂魇潜夭豢缮俚摹

  桂花、腊梅和栀子,还有梧桐和刺槐,也见缝插针,参与到房前屋后。

  先人们应该是顺着河一路寻来的,在这里结庐而居,开荒种地,栽树养猪,撒网捕鱼......

  然后,生儿育女。

  然后,不知不觉中,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办了一间小小的私塾。于是

  日出时的炊烟里,除了粗茶淡饭,还飘散有摇头晃脑的“之乎者也”,和书卷上油墨的香味。

  

  在这里,从村头到村尾,从那时到现在,张家长,李家短的,总是发生着一些相似的故事——

  重复着生老病死,重复着婚嫁迎娶,重复着聚散离合......

  难怪上了年纪的人都说:

  离开的时候总是豪情万丈地看着远方,一直到了回不来的时候,才想起这里总还是故乡。

  

  【2】回不去的老屋

  又回了一趟老家,又去看了几眼老屋。

  老屋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把它送给了亲戚。包括屋门前说是从前让人踩着上马的那块大石头。

  石头现在被扔在墙角,已经残缺得没有形状,并且正在风化中,和我惺惺相惜。

  我很想带它回我现在的家,然后放到我的大门一侧。每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都要站上去,闭目安静一小会。

  我能听见不知道肤色的马在喷着响鼻,在踢踏着脚步。蹄声响起,我知道它会载着我去我想去的地方。老马识途啊。

  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喂过一根草,或者是一颗黄豆给它啊,它的体力能够带着我走多远呢?

  是去往水草丰茂的嬉子湖畔的双店老街吗?面对回程,我记得我说过,让我们一起加快步伐吧。

  

  生命的简单是无论你是否同意参与,都会有一个清晰的过程,和明确的结果。

  是生是死,是男是女,是喜是悲,是走是留?都必须干净利落,不允许优柔寡断。

  人活着,最难就难在,居然会——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活在哪一个吾皇万岁万万岁的隆恩里。

  不知道自己已经浑浑噩噩地活了这么多年,究竟是过得好还是过得不好,或者是过得很不好。

  不知道自己骑着马是应该往东,还是往西。东边是嬉子湖,有回不去的老屋。而西边是八台山,有父亲的墓地。

  转着圈的马蹄声和时针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还有我的心跳声、喘气声......我就活在这种混乱的声音里。

  

  

  【1】回不去的,总是故乡

  村庄偎依着小河,竹林环抱着村庄。远远的望去,一片浓郁的绿色泼向大地,又晕向天空。

  竹子往往和果树混栽,桃树、杏树、李树、沂魇潜夭豢缮俚摹

  桂花、腊梅和栀子,还有梧桐和刺槐,也见缝插针,参与到房前屋后。

  先人们应该是顺着河一路寻来的,在这里结庐而居,开荒种地,栽树养猪,撒网捕鱼......

  然后,生儿育女。

  然后,不知不觉中,我父亲的父亲的父亲的父亲......办了一间小小的私塾。于是

  日出时的炊烟里,除了粗茶淡饭,还飘散有摇头晃脑的“之乎者也”,和书卷上油墨的香味。

  

  在这里,从村头到村尾,从那时到现在,张家长,李家短的,总是发生着一些相似的故事——

  重复着生老病死,重复着婚嫁迎娶,重复着聚散离合......

  难怪上了年纪的人都说:

  离开的时候总是豪情万丈地看着远方,一直到了回不来的时候,才想起这里总还是故乡。

  

  【2】回不去的老屋

  又回了一趟老家,又去看了几眼老屋。

  老屋在我很小的时候,父亲就把它送给了亲戚。包括屋门前说是从前让人踩着上马的那块大石头。

  石头现在被扔在墙角,已经残缺得没有形状,并且正在风化中,和我惺惺相惜。

  我很想带它回我现在的家,然后放到我的大门一侧。每天早上我出门的时候,都要站上去,闭目安静一小会。

  我能听见不知道肤色的马在喷着响鼻,在踢踏着脚步。蹄声响起,我知道它会载着我去我想去的地方。老马识途啊。

  可是,我从小到大都没有喂过一根草,或者是一颗黄豆给它啊,它的体力能够带着我走多远呢?

  是去往水草丰茂的嬉子湖畔的双店老街吗?面对回程,我记得我说过,让我们一起加快步伐吧。

  

  生命的简单是无论你是否同意参与,都会有一个清晰的过程,和明确的结果。

  是生是死,是男是女,是喜是悲,是走是留?都必须干净利落,不允许优柔寡断。

  人活着,最难就难在,居然会——

  不知道自己究竟是活在哪一个吾皇万岁万万岁的隆恩里。

  不知道自己已经浑浑噩噩地活了这么多年,究竟是过得好还是过得不好,或者是过得很不好。

  不知道自己骑着马是应该往东,还是往西。东边是嬉子湖,有回不去的老屋。而西边是八台山,有父亲的墓地。

  转着圈的马蹄声和时针的声音混合在一起,还有我的心跳声、喘气声......我就活在这种混乱的声音里。

  

达到当天最大量

http://www.whgcjx.com/bdsh/mbW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