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药企上市赛道分化 科创板港股有望互通

时间:2019-10-08 来源:www.ppdig.com

?

去哪里?生物技术制药公司面前的这个选择题是当前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2018年4月底,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新股正式启动,并迅速在香港上市。一年后,上海证券交易所科学技术委员会的“闪电”开张了,以后会有一种趋势。在过去的六个月中,经常在不同场合提到两者之间的“竞争”这一话题。

“没有任何人竞争。科学技术委员会也从事生物技术领域,这意味着公司拥有更多选择。” 9月21日,在第四届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下称“风险投资会议”)上,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首席执行官李晓佳在接受《时代周刊》等媒体采访时表示。

李晓佳还提到,科技委员会整合内地与香港资本市场之间的互连机制只是时间问题。

竞争或互操作性?

据统计,自2018年启动生物技术领域以来,已有15家生物技术公司在香港成功上市,融资总额超过480亿港元。其中,有8家通过新IPO条例上市的生物技术公司,融资额约为235亿港元。凯莱药业(.HK),华凌药业(.HK),信达生物(.HK)和百济神州(.HK)等内地制药公司成为首批“食蟹鱼”。

根据香港联合交易所的披露信息,复星医药(.SH)的控股子公司富宏翰林已通过听证会,并将于9月25日在香港联合交易所主板上市此外,雅生药业,康宁杰瑞,中国抗体药业,东圃药业,天士力生物和永泰生物科技等6家制药公司已提交IPO申请,并希望通过新的上市规则登陆香港股票。

香港的生物技术生态系统正在逐步形成。今年3月,科学技术委员会成立,生物技术公司迅速成为宣言的“主力军”。

截至9月22日,新麦医疗(.SH),南威医疗(.SH)和微芯(.SH)已在科学技术委员会上市,而Hotscape Bio(.SH)已在注册生效。

《时代周刊》记者根据上海证券交易所的公开信息,生物技术已成为科技领域应用的第二大产业,仅次于信息技术产业。除上述四家外,目前还包括申联生物和中医集团在内的31家生物制药公司(包括3份已撤回的材料)和Medici已提交。 Mead Medical中有两家已获得上市委员会的批准。

生物技术对生物技术吸收的影响正在显现,包括华西生物(.HK),复旦张江(.HK)和渤海生物(.HK),它们正从香港股票“回归”到科创。董事会。从外界的角度看,科技委员会的登陆对香港联交所形成了一定的转移作用。

“我们‘开店’的人把门打开,把服务做好就好,不去纠结这些东西。”李小加认为,不同市场给了企业不同的选择,而“最终三个市场(美股、科创板、港股)都会得到越来越多企业上市”。

事实上,除了分流,二者之间的互通已经在奔现的路上。

7月26日,沪深港三家交易所分别发布公告称,已就科创板A+H公司股票纳入沪深港通股票范围达成共识,即A+H股上市公司的A股为科创板股票的,将在沪港两市相关业务技术准备工作完成后纳入沪股通股票;基于对等原则,其对应的H股届时也将同步纳入沪深港通下的港股通股票。

谈及科创板纳入互联互通机制的进展时,李小加指出,由于科创板是创新板块,在制度、技术系统、交易、监管等方面与现有的A股市场有一定差别,两边市场在技术对接端口和规则方面还需要一个协调的过程。

“进还是不进,这个问题的答案是肯定的。至于什么时候进?不会马上进,等这些技术问题解决了就都解决了。”李小加说道。

估值争议持续

在港交所和科创板,生物科技药企上市后的股价表现,也形成了两道不同的风景。

信达生物、君实生物(.HK)、康希诺生物(.HK)在香港上市后股价均有不错的表现,三家企业的总市值已分别达到290亿港元、234亿港元、79.2亿港元。

不过,截至9月23日收盘,港交所上市的8家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中,有4家已经破发。最早上市的歌礼制药,股价已从14港元/股的发行价跌至3.56港元/股,总市值仅剩39.9亿港元,大幅缩水。

李小加表示,港交所正在研究缩短新股发行结算周期。“目前美国市场新股发行定价日与上市日之间只隔一天,即‘T+1’;而包括香港在内的亚洲地区交易大多是‘T+5’。市场平静时5天内不会出现市场大波动,但遇到市场波动大的时候,5天前的定价很可能不能反映5天后的市场温度,股价就会出现大波动甚至破发的情况。我们可能迅速推出改革,通过技术手段,大幅压缩这个结算周期。”

尽管股价同样有所回落,但已在科创板上市的3家生物科技企业目前都未出现破发的情形。

尤其是,作为创新药企的代表,微芯生物上市发行定价为20.43元/股,发行市盈率高达467.51倍;上市首日,微芯生物高开512%,首日市值就高达390亿元,直接刷出了科创板的估值新高。

一片高涨之下,科创板的估值是否过高,成为一个备受争议的话题。

在创投大会上,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合伙人陆潇波认为,现在去讨论科创板估值的高低还为时尚早,目前仅有微芯生物一家创新药企业在科创板IPO,今天的价格更多是来自稀缺性,也来自市场对真正做原创创新的公司和团队的激励。

上市赛道多样化

短短不到两年间,生物科技成了全球几大交易所争相招揽的“宠儿”。

在港交所亮出“绿灯”之前,纳斯达克几乎是尚未盈利生物科技公司IPO的唯一选项。2018年初,港交所的一纸新规,改写纳斯达克“一家独大”的格局。

“港交所有幸成为全球第二大生物科技融资中心,未来会朝更多元化、专业化和规模化三个方向去走,连接好创新和投资的需要,推动医疗大健康行业的发展。”港交所董事总经理、市场主管姚嘉仁在创投大会上表示。

落地时间最短的科创板,在上市规则方面亦颇具包容性。五套上市标准里,仅有第一套上市标准对盈利有要求,尤其是对收入和利润均无要求的第五套上市标准,被视作为尚未盈利生物科技企业量身定制。此外,科创板在股权激励方面给予了较A股其他板块更大的弹性,这对于人才依赖的研发型生物科技企业来说,提供了更多留住科研人才的操作空间。

三大交易所齐齐伸出“橄榄枝”,生物科技药企面对的不仅是上市渠道的选择,更是对自身战略定位、后续融资等多方面的考量。

原本考虑赴美上市的信达生物,在港交所新规出台后,迅速转道香港,成为首批挂牌上市的药企之一。对于选择香港上市的优势,信达生物首席财务官奚浩认为,一方面,香港不仅吸引了本土投资者,还吸引了欧美投资者,欧美投资者对于还未盈利的创新药企更懂得怎样估值。

另一方面,香港市场比较透明,可以很快做二次融资。“作为生物药企,在前端一定是很烧钱的,但不能把所有需要的钱一次性融过来,这对现有投资者不公平,需要逐步融资。融资便捷是香港板块非常重要的好处。”9月21日,奚浩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事实上,多个交易所门槛的降低,让生物科技药企上市有了更多样化的选择。“去哪儿上市”不再只是一道“单选题”,更可以成为一道“多选题”。

2016年已经在纳斯达克上市的百济神州,于2018年8月8日再次登陆港交所,成为“美股+港股”两地上市的生物医药新贵。全球化布局的百济神州,在产品接近商业化的阶段选择向本土市场回流,截至9月23日,其总市值高达634亿港元。

同样多地上市的还有君实生物。9月16日,君实生物公告称,公司接受中金公司的上市辅导已获得上海证监局验收通过,拟申请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

事实上,君实生物目前已经在新三板和港股两地挂牌交易,如果在科创板上市成功,将成为国内首家“新三板+H股+科创板”的生物医药企业。

“申请在科创板上市,主要还是为了公司的发展和回馈股东考虑。虽然我们在新三板和香港都算是交易比较活跃的股票,但交易量方面还是有一定局限。国内对创新企业的热情和扶持,可以看到大家的认可程度。另外,将来科创板和港股实现互通的话,两地上市对我们就是大优势。”9月21日,君实生物执行董事兼总经理李宁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责任编辑:张倩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