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老吉商标年使用费仅五百余万 租赁合同曝光

时间:2019-12-30 来源:www.ppdig.com

王老吉商标案将于本月底开始,将决定是否保留加托宝母公司香港宏道集团(以下简称“香港宏道”)的红罐王老吉使用权的问题。 目前,外界最大的争议集中在宏道在香港通过贿赂获得的合同的有效性上。

另一个因素是目前的“王老吉”商标价值1000亿元,而红锅王老吉的销售额在2011年达到160亿元。然而,王老吉商标的租金目前每年只有500多万元,这是非常“低成本”的

23日,就在开庭前,王老吉商标所有人广州制药集团(以下简称“广州制药集团”)首次向媒体披露了导致双方意见不一的合同。到目前为止,双方一直避免谈论的合同内容首次暴露。

商标租赁费十年内仅增加50万

商标租赁合同显示,广州医药集团向香港宏道收取的商标使用费十年内从450万元/年增加到今年的506万元/年。如果双方在现有合同下继续合作到2020年,当年的商标使用费也将只有537万元。

1997年2月,瑶光集团子公司广州羊城药业有限公司王老吉餐饮分公司(现为王老吉药业有限公司的前身)与香港宏道签订商标许可合同 合同规定,自当年起,香港宏道获得商标“王老集”生产销售红纸包装和红铁罐装凉茶饮料的专有权。

1997年后,香港宏道成立了加藤宝公司(Gatobao Company),负责王老吉在内地的生产经营。 2000年,广耀集团与宏道签订第二份合同,有效期延长10年至2010年。

“450万元是当年设定的收费标准。当时,考虑到王老吉还处于品牌培育阶段,广药集团仅用红岛年销售额2亿元的2.25%作为商标使用费。从那以后,这一标准没有改变,但根据合同,每年只增加了大约9% “瑶光集团负责王老吉商标案,一名中层告诉《第一财经(微博)日报》

2002年,佳得乐开始大力投资品牌推广 公开数据显示,2002年加托保的销售额不到2亿元,2007年飙升至50多亿元。 特别是2008年,嘉多宝向四川地震灾区捐赠了1亿元人民币,并推广其营销。那一年,嘉多宝的销售额达到了120亿元。 2010年,销售额超过150亿元。

但事实上,广耀集团收取的王老吉商标使用费并没有随着红锅王老吉销量的增加而增加。

对此,广耀集团中层解释说,由于加托宝是一家外商独资企业,品牌出口商没有权利或能力就品牌租赁所涉及的使用费来核实对方的销售额。

根据国际惯例,品牌使用费一般为5% 然而,根据广药集团的中层,即使广药为其合资企业收取2.1%的销售费用,如王老吉制药、白云山和冀黄埔等。

然而,如果香港宏道严格将2.25%的销售额给予广耀集团,则根据其2011年超过160亿英镑的销售额,它将不得不支付3.6亿英镑的商标使用费。 因此,业界认为加托宝多年来一直廉价使用王老吉商标。

据悉,广耀集团已聘请第三方公司对王老集进行各种形式的商标损失评估,损失评估金额最高可达3亿多元。

合同是否有效是核心问题。

王老吉商标案将于29日开始审理,审理机构是中国国际经济贸易仲裁委员会(以下简称“中国贸易委员会”)

广东方博律师事务所的一名律师告诉本报,首席仲裁员通常由中国贸易委员会任命,另外两名仲裁员分别由广耀集团和中国贸易委员会仲裁员名单上的宏道任命。

从现有争议来看,对仲裁员的考验是如何适用《合同法》第52条。宏道集团在香港获得的商标合同的有效性裁决也将为今后此类案件的审理奠定基础。

2000年,广耀集团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李益民掌权。 为了长期经营宏灿王老集,宏道集团董事长陈鸿道在2001年至2003年间三次向李益民支付总额300万港元。

因此,2002年11月,双方签署了第一份补充协议,将商标续展的租期延长至2013年。 2003年6月,李益民第三次接受陈鸿道的100万港元,并签署了第二份补充协议,同意将王老吉商标的租赁期延长至2020年。

2004年,当李益民的贿赂案曝光时,李益民因受贿被判终身监禁。 当陈鸿道仍然逍遥法外的时候

上述方博律师事务所律师指出,根据《合同法》第52条,恶意串通损害国家、集体或第三方利益,或违反法律、行政法规的强制性规定,通过这些非法手段取得的合同无效。

本报获悉广州市政府将直接监督此事,并指定广州市律师事务所代理此事。 另外两家北京律师事务所也参与了后续行动

香港宏道在上海聘请了一家律师事务所,其主要合伙人是前中国贸易委员会副秘书长。此外,北京长安律师事务所和广东陈晓华律师事务所也将协助应诉。

瑶光集团23日表示,有信心打赢这场官司,并准备终止与宏道集团的2010-2020年合作协议。

然而,公开数据显示,红锅王老集2011年的销售额为160亿元。如果仲裁结果与广耀集团预期的一样,加藤宝将有失去其主导产品的危险。

业内有人认为仲裁结果公布后,广耀集团和香港宏道一定会坐下来谈合作。更大的结果可能是香港宏道将继续租赁,但租赁成本将不得不大幅增加。

原地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