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评 |《最长一枪》:最后的夜晚

时间:2019-10-24 来源:www.ppdig.com

沙滩上的烟雾,无休止的无尽城市,每天晚上,人们开枪,最长的枪声刺穿了许多人的心,最后被钉在传说中的“上海”页上。

▲《最后一枪》剧照

1935年,上海,凶手老赵将柏金森准备退休,但同时收到了两份命令。同时,同一地点(一个订单的目标)是另一订单的主体。为了弥补内心的长期尴尬,老赵决定利用这次最后的机会努力挣钱,既赚钱,又赚又深又沉的深渊,静静地等待着他。

读完《最长一枪》之后,我不禁想到了几年前的动作片 《师父》。 《师父》的背景是旧天津,《最长一枪》的背景是旧上海。尽管故事不同,但它们给我的感觉是相同的。我认为这可能是因为两位导演给电影带来了悲惨的传奇感。在人物方面,这两部电影的人物都非常成功。师父雄心勃勃,以振兴武术。凶手正在考虑在金色水池中洗手。最后,他同样无法回头。将角色的无助融入到时代的氛围中,观众真的沉浸在故事中。

▲这部电影悲惨的传奇感在塑造人物方面非常成功

真实、美感十足的视觉体验也是让观众沉浸其中的原因。 《最长一枪》 画面精致,时代感浓郁,这很大一部分要归功于其布景的另辟蹊径。不同于以往的旧上海题材在影视城取景, 《最长一枪》 剧组将十里洋场“搬”到南半球,在墨尔本当地的议会大厦取景,拍摄了很多地标性西式建筑,使得其视觉效果焕然一新,而一景一物自带的年代感与旧上海高度吻合,加之煞费苦心的光源效果,一座古朴而繁华的上海跃然而出。

' style='box-shadow: rgb(170, 170, 170) 0px 0px 14px 0px;width: 95%;height: auto ;' data-lazy='1' data-height='506'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影片中独具魅力的旧上海式布景,是本片可圈可点之处

除了用心的布景, 《最长一枪》 还有着超豪华的戏骨阵容。王志文、李立群、余男、许亚军……这些优秀的演员为影片增色不少,主演王志文更是奉上了堪称教科书级的演技。他工作时的泰然自若、患病后偶尔的自我怀疑、“请人”帮忙时的正邪难辨,都使得老赵这个角色愈发吸引观众,让人无法按常理在心中判定他究竟应当是生是死。我认为这种关于主角人性的思考,是十分难得且意义非凡的。

' style='border-top-left-radius: 0px;border-top-right-radius: 0px;border-bottom-right-radius: 0px;border-bottom-left-radius: 0px;width: 95%;box-shadow: rgb(170, 170, 170) 0px 0px 14px 0px;height: auto ;' data-lazy='1' data-height='506'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豪华戏骨阵容为影片增色不少,更将观众紧紧抓住

虽然 《最长一枪》 确实给了我惊喜,但无法掩饰的是,影片依然有许多瑕疵,其中最严重的问题,就是故事的残缺。女主角故事线断裂,老赵附在心头的鬼、那驱使他放手一搏的愧疚究竟是什么,影片也没有展示,甚至结局都是潦草的分镜镜头,点睛之笔也被一句字幕旁白匆匆带过,让人感到仓促,好像一下子被推出了戏院,只能边走边不甘心地回头张望,看看舞台是否真的就此落幕了。

' style='box-shadow: rgb(170, 170, 170) 0px 0px 14px 0px;width: 95%;height: auto ;' data-lazy='1' data-height='506' data-width='900' width='900' height='auto'>

▲虽然硬实力足够,但故事情节依然有所欠缺,结局也难以令人满意

明枪暗箭,阴诡阳谋,最后逃不脱一场乱斗;风起云涌,潮起潮落,难得历史长留。葡萄美酒夜光杯,几人征战几人回?

来源:东大青年报(ID:NEUYOUTH),文字作者李熙瑶,图片来源:豆瓣网,转载请注明来源

出品丨共青团东北大学委员会思想教育中心

编辑丨黄天意

校审丨任春臻

责任编辑丨黄天意

兴化市委市政府召开国税地税征管体制改革推进会